欢迎光临中纤纤维网|纺织纤维网|中纤网全网营销平台|中纤化纤网|差别化、功能性、新型纤维之家! 收藏中纤纤维网 中纤纤维网地图 中纤纤维网合作 联系中纤纤维网

提供纤维服务 服务纤维用户

400-067-1300

0531-8694-8488

合作客户

中纤纤维网

咨询热线:400-067-1300

企业Q Q:123314350

公司电话:0531-86948488

公司传真:0531-86968488

地址:济南市高新区创新谷海棠路8588号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资讯中心
    美国总统吹牛皮,山东厅长开直播,能控制住疫情就能渡过危机![ 2020-04-03 ]
    “厅长卖纱”?是真的!3月31号下午三点,山东进口宝走进山东工信厅!一场名为“厅长卖纱”的网络直播在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会议室里举行。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二级巡视员张忠军出现在了网络直播镜头前,给省内外的纺织企业代表打招呼,评论区顿时被刷屏。 哇塞,听说过“县长带货”,这“厅长卖纱”还是头一回听说。   02厅长为啥要卖纱?世界纺织看中国,中国纺织看山东。山东是纺织大省,更是纱线大省。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,形势不容乐观,山东纺纱出口企业压力很大。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二级巡视员张忠军告诉记者:“目前大量纺织出口订单面临着推迟、取消、违约、不付款,已生产出的产品出不去。企业面临着少单、缺单的情况。企业着急,政府也替大家着急!”03厅长卖纱咋卖的? 不破不立,破旧
    纺织供应链几近停止 棉花消费每况愈下[ 2020-04-02 ]
         受全球疫情不断升级影响,最近一周各国纺织厂整体退市观望,仅采购最为紧迫的即期需求原料。     从各方面反映的情况来看,随着产业链下游的订单开始减少,目前各国纱厂产品库存开始增加。同时,印度为期三周的封国使纺织厂生产和港口装运全部停止。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纱厂也面临同样的问题,下游订单不断减少使纱厂陷入资金荒。巴基斯坦2月份的服装出口还增长了20%,创下历史新高,而3月份预计会下降60%甚至更多。其他市场的情况也大同小异。     截至上周,即期装运的高等级澳棉基差在2100-2350点,美棉41-4-36、31-4-36和31-3-36 GC的基差在875-985点,巴西棉M 1-1/8级棉的基差在925点,西非
    含3类纺织服装产品!美发布3000亿美元加税产品第三批排除清单[ 2020-04-02 ]
    厅长卖纱网络直播即将开始![ 2020-03-31 ]
    厅长卖纱网络直播即将开始!
    魏桥纺织天然纤维抗菌产品上市[ 2020-03-30 ]
        当前,疫情防控处于关键期。魏桥纺织一手抓防控,按疫情防控要求把工作做细做实做到位;一手保生产,抓实生产经营基础工作,切实做到“两手抓、两手硬、两不误”,奋力夺取疫情防控和生产经营“双胜利”。近日,魏桥纺织又有好消息传来:相关客户订购的100%抗菌棉CPCM40SK,试样成功,已通过德国知名检测机构莱茵公司检测(下附检测报告),产品对金色葡萄球菌ATCC6538、肺炎克雷伯菌ATCC 4352抗菌检测结果达到99.9%,且经150次洗涤后,抗菌率保持不变。  抗菌棉纤维颠覆传统抗菌技术主要应用在化纤领域的局限性,解决天然纤维抗菌产品的市场空白。该项技术的主要特点是,先通过对棉花的改性,降低棉花的纤维素结晶度,再将铜离子交联到棉花纤维中,最终达到棉花具有抗菌性的功效。抗菌棉对真菌有良好抗
    济南口罩日产突破1000万只 累计超1亿只[ 2020-03-30 ]
           圣泉集团口罩日产量已达到190万只。  1002.2万只!3月28日,济南口罩日产量定格在了这个数字上!1月份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初,济南市口罩日产量只有不到6万只。  短短两个月,口罩日产量飙升170多倍,占全省日产量的三分之一,居全省首位。有人预言:济南防疫注定要赢!因为口罩生产的攻坚速度早就跑赢了病毒传播速度!  济南,这座曾经主要靠个别规模以下企业生产口罩的城市,是怎么做到的?这场宏大的攻坚战背后有着怎样的战疫动员、怎样的应急生产、怎样的后勤保障?  口罩生产企业34家日产过百万只有4家  在济南市工信局,记者拿到了一份口罩日产量监测表,上面清晰记录了疫情发生以来,尤其是企业生产服务保障组成立以来,济南口罩生产的跨越过程。  2月1日,医用口罩产量1
    哈萨克斯坦口罩最大日产能达100万只[ 2020-03-30 ]
    哈通社努尔苏丹3月25日电,哈萨克斯坦工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发布消息称,该部每天对全国口罩产量进行统计。截至3月24日哈萨克斯坦每日生产口罩84.8万只,其中制药企业生产26.5万只;缝纫企业生产58.3万只。另有全国库存68.7万只。所生产医用口罩由卫生部分配到全国各个地区,纱布和织物口罩按照与地方政府签订合同进行销售。目前哈萨克斯坦境内6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已开足马力进行生产,包括Dolce公司(阿拉木图州)、Super-pharm制药公司(江布尔州)、MegaPharma制药公司(江布尔州)、MedicalActive集团(阿拉木图市)、Merusar公司(巴甫洛达尔市)、TK制药公司(阿克托别市)。加上其他缝纫企业,哈萨克斯坦口罩最大产能可达到100万只/日。
    韩国3月口罩进口大增 超6成来自中国[ 2020-03-26 ]
    据韩联社25日报道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扩散,韩国政府将口罩指定为迅速通关对象,由此韩国3月口罩进口数量大幅提升,其中六成多来自中国。据韩国关税厅(海关)25日消息,从本月2日至24日,口罩进口数量2145万个,进口金额为1139.4万美元。其中本月18日后,有509批用于销售、捐赠和救助的进口口罩适用零关税。进口数量从3月第一周的日均5万个增至第四周的日均274万个。从口罩的进口来源地来看,来自中国的进口量占比最大,为66.4%,其后依次为越南(21.9%)、美国(3.3%)和新加坡(2.6%)。而据韩联社3月19日的报道称,韩国口罩等其他纺织纤维产品2月出口额环比翻一番,达1.5713万美元。其中,对华出口增长200倍以上。据韩国贸易协会3月19日发布的数据,新冠疫情爆发后该项目出口急剧增加,今年1月出口702
    纺织外贸市场难翻身,内贸能成“避风港”吗?[ 2020-03-25 ]
     “来自欧美的2个大单取消了”“4500吨针织布订单被取消了”“某染厂900多万米订单被取消”……“订单取消”已经成为了当下纺织市场的关键词,尤其是各类外贸订单不是在取消,就是在取消的路上。   虽然国内的新冠肺炎已经已经基本得到控制,但是海外的形势明显已经处于失控之中。欧美地区本来不屑一顾的封城、堵路、出行禁令等也被他们悄悄地拾起,开始逐步落实,企业办公停滞、物流受阻正在这些地区上演。   办公物流不便、流行趋势不明,以及对未来服装销售的信心不足,正在我们纺织外贸订单的重要来源地上演,整个春夏外贸订单都将受此波及,大量减少、取消也就不难理解。   外贸市场前景如此不明,我们是否能够回归我们的熟悉内贸市场?   内贸市场一度被部分纺织人放弃   内贸作为纺织市场
    3月25日纤维早报, 需求持续低迷 粘短行情悲观[ 2020-03-25 ]
    粘胶短纤工厂出口受阻,下游纱厂接单不佳,需求进一步走弱下,粘胶短纤厂家预计将难以坚守前期价格,不过目前看即便粘胶短纤厂家继续给予价格优惠也难以拉动需求。目前中端粘胶短纤价格9300-9400元/吨、高端粘胶短纤价格9500-9600元/吨。今早江浙涤纶短纤延续弱势,商谈出货为主,1.4D报价5800-6100元/吨,商谈或在5700-5800元/吨左右。
记录总数:1903 | 页数:19112345678910...>